为什么计划不能解决知识问题?
2020-06-02 00:25:16
  • 0
  • 0
  • 1

作 者:风灵

来 源:风灵(flthinking)

本文共计2205字数,阅读约需要5-7分钟。

我们在前面讲过,米塞斯和哈耶克在上个世纪,与支持计划经济的主流经济学家们展开了一场社会主义经济计算的大辩论。这场辩论对米塞斯和哈耶克后期的思想发展产生了至关重要的影响。就哈耶克而言,他由此发展出了分散知识的理论,成为了反对计划经济最有力的观点。

在上一讲中,我们已经详细地讨论了哈耶克的分散知识问题,以及市场是如何解决这一问题的。而如果充分理解了我们前面反复谈到的市场过程理论,对本章的内容也不会觉得陌生。但是,哈耶克提出的分散知识问题,乍一看,似乎与经济计划的设想并不矛盾。

首先,主流经济学承认知识的确是重要的,知识本身当然也是一种稀缺资源。那么,哈耶克所谓的经济问题就是知识利用的问题,仍然可以认为是资源利用的问题。其次,知识的分散性似乎也不构成绝对的障碍,只是增加了收集这些分散知识的成本。

因此,哈耶克的知识问题似乎并没有超出经济计划的范围,而只是让计划任务变得复杂了:它引入了一种新认识到的微妙而复杂的资源——知识;它促使人们关注这种资源的特殊性质,也就是其分散性;它要求人们注意一种特殊的成本,即搜寻与交流所需要的成本。但哈耶克的知识问题似乎仍然能够被归入传统上以资源配置方式考虑的一般性经济问题。

柯兹纳在本章中就是要反驳这种观点,也就是说,他认为以这种方式理解哈耶克的知识问题是错误的,计划实际上不可能克服分散知识的困难。

在分析哈耶克的知识问题给计划经济造成的困难之前,柯兹纳先讨论了一种“基本的知识问题”。所谓的“基本的知识问题”,是与个人计划相关的。我们每个人每天都要不断计划。比如说,我要计划今天要写什么文章,或者要翻译多少字,需要多少时间,安排什么时间开始工作,什么时候完成,等等。计划肯定不可能是完备的,因为我们对实际情况的掌握并不充分。其中有些知识问题可以通过更详尽的前期工作来完善。比如说,我写一篇文章需要阅读一些相关文献,那么,阅读这些文献就可以构成一个解决知识问题的前期计划。但是,不管有多么详尽的搜索知识的前期计划,有些问题仍然是不能克服的。我可能有很多我没有意识到的无知。例如,这篇文章本来需要某个数据,但我根本就没有想到这一点;或者我得到的是错误的数据,而我完全没有意识到它是错误的,等等。既然我没有意识到,当然也就不可能通过有意识的计划来解决这种问题了。

就计划为什么不能解决知识问题,柯兹纳总结了这样几种情况:首先,在执行计划中的搜索时,可能忽略了有效率更高的搜寻技术。其次,搜寻到的信息事实上可能对于实现最终的目标并没有意义。再次,除去计划者意识到自己所缺乏并努力去搜寻的信息之外,他可能还缺乏其他信息,而他却并没有意识到这点,因而没考虑实施任何相关的搜索计划。

以上就是柯兹纳所阐述的基本的知识问题,我们可以看出,对于我们每一个人来说,个人计划都有可能产生这种基本的知识问题。相应的,为社会制定计划的中央计划者,要确定针对特定社会目标、根据他认为可以利用的社会资源来设计计划,不可避免地也要遇到同样的知识问题。

显然,基本的知识问题表现为个人的无知,其原因是知识的分散性。比如说,我没有意识到存在效率更高的搜寻技术,但开发搜寻技术或懂得搜寻技术的人是知道的,因为知识的分散性,我却不知道。总之,我们一直强调的“未知的无知”,正是分散知识造成的最大困难。由于中央计划者没有意识到这种未知信息存在,或者即使在抽象的层面上意识到了存在某种未知的信息,他也毫无线索到哪里去寻找。所以,如何利用分散在社会中的碎片信息、点滴信息的问题,是无法通过计划来解决的。

那么,中央计划不能解决这种知识问题,市场能不能解决呢?我们通过前面的阅读和学习,显然能够给出肯定的答案。因为在市场体系中,决策是分散的,就可以通过企业家的竞争性发现过程来解决中央计划者解决不了的知识问题。

关于这一点,我们已经反复地讲到了,包括在上一讲中也详细地阐述了市场在分散知识下是如何运作的。在这里我就不多重复了,只是简要地总结一下,分散的知识所产生的未知的无知,在市场上会体现为非均衡的特征,同时提供纯利润机会,它能吸引那些警觉的逐利企业家的注意。换言之,单独的个人可能发现不了的信息,他的竞争对手可能会发现,因为发现这种他人尚未知道的信息是有利可图的。而中央计划根据定义,就是集中决策而不是分散决策,也没有竞争者,是没有办法解决这个问题的。

我们不知道,也不可能知道纯利润机会究竟是如何吸引企业家的注意力的,这就是未知和创新的含义,所以经济学是没法教人怎么发财的。但是,人作为人本身,就有发现这种机会的潜质。如我们在前面讨论的动态主观主义,人并不会仅仅是在给定的框架下寻求资源的最优配置,他还会保持一份企业家的警觉,关注是否有什么东西暗示他,可以获得新的资源,或者有新的目标值得去追求。

最后,柯兹纳谈到了企业与市场的关系。在自由竞争的市场经济的海洋中,一家家的企业却是一座座局部“中央计划”的孤岛。在公司内部,活动由中央指导来协调,而不是通过价格机制进行市场竞争。那么,由前面的分析可知,企业也必然会遇到分散知识的问题。组织一个企业,在享有减少交易成本等好处的同时,也面临知识问题所造成的困难,这二者之间的平衡点就是企业与市场的边界。因此,企业不可能无限膨胀。而不同规模和范围的企业之间的竞争会在动态中显示企业的最优规模。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